3月13日上午,萬眾矚目的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根據方案,改革后國家旅游局將和文化部合并,成立文化和旅游部。原來的文化部、國家旅游局將不再保留。

一石激起千層浪。繼體育旅游、全域旅游等熱詞之后,隨著文化和旅游部的提出,文化旅游一詞的熱度勢必會持續很久。

文化和旅游融合的必要性

文化和旅游本來就不分家,旅游本質上是一種文化體驗、文化認知與文化分享的重要形式。與此同時,文化又需要通過旅游來創新、傳承與傳播。

根據國家旅游局之前披露的數據顯示,旅游文化產業已經成了我國國民經濟中越來越重要的支柱產業。2017年國內旅游人數50.01億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12.8%;入出境旅游總人數2.7億人次,同比增長3.7%;全年實現旅游總收入5.40萬億元,增長15.1%。初步測算,全年全國旅游業對GDP的綜合貢獻為9.13萬億元,占GDP總量的11.04%。旅游直接就業2825萬人,旅游直接和間接就業7990萬人,占全國就業總人口的10.28%。

國務委員王勇在對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作說明時表示,文化和旅游部的主要職責是,貫徹落實黨的宣傳文化工作方針政策,研究擬定文化和旅游工作政策措施,統籌規劃文化事業、文化產業、旅游業發展,深入實施文化惠民工程,組織實施文化資源普查、挖掘和保護工作,維護各類文化市場包括旅游市場秩序,加強對外文化交流,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等。

這些表明,國家已經意識到文化事業、文化產業和旅游產業融合發展的必要性。文化和旅游部一旦組建成立,有望實現現有資源的最佳配置與有效管理,為旅游產業注入全新的豐厚文化底蘊,為文化事業的發展傳承塑造鮮活的產業形態。

文旅融合的成功案例

其實,在文化和旅游融合上升為國家戰略之前,“文旅”一次已經被廣泛提及,甚至形成了相關產業。

以玄奘之路戈壁挑戰賽和八百流沙極限賽著稱的行知探索,很早就已經意識到文化和旅游融合的趨勢。從2006年首屆玄奘之路戈壁挑戰賽開始,到今年已經是第13屆。比賽路段設在甘肅和新疆交界的莫賀延磧戈壁——史稱“八百里流沙”,一千三百多年前,玄奘法師在這里經歷了追殺、背棄、迷路、彷徨、生死……最終立下錚錚誓言:“寧可就西而死,豈能歸東而生”、“不至天竺終不東歸一步”。盡管五天四夜滴水未進幾將殞絕,但依然心無所懼一往無前,最終實現了從堅持到超越的偉大升華。行知探索以此典故,深挖其文化內涵,結合敦煌市“大敦煌文化景觀大道”政策,與當地政府聯手打造了這個經典的文旅產業項目,效益可觀。

大數據顯示,該項賽事直接消費2.16億元,當地城鎮居民年人均增收1170元,拉動地方消費逾9億元,解決地方就業80000人/天次,當地用車25000輛/天次,這些都給當地的經濟做出了貢獻。

由此可見,中華文明上下五千年,各地均有著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等待著大家去挖掘,而地方政府也有著巨大的需求,文化與旅游的結合,不失為促進產業升級和消費升級,帶動地方經濟良性發展的一個路徑。可以預見,未來國家也會在政策層面上給予大力支持。

相較于行知探索的重資產打法,匠玩旅行結合當地傳統文化和風俗民情打造的深度旅行體驗產品也是文旅結合的很好案例。主做新疆深度游線路的匠玩旅行與喀什有關部門聯合創辦的“石榴籽計劃”,旨在讓游客去深度體驗和了解喀什老城的文化,了解他們傳統的工藝以及維吾爾族人民的日常生活,從而增強民族友誼和團結,同時帶給游客不一樣的文化體驗。就像上文提到的,旅游本質上是一種文化體驗、文化認知與文化分享的重要形式。游客深入喀什老城體驗當地文化,正是這種觀點的體現。

匠玩旅行創始人王楨表示,這種與當地文化相結合的深度游線路,一旦運作成熟,就可以復制到其他地方,除北京、南京等歷史文化名城,類似于喀什這樣開發程度低、文化底蘊深厚的小眾目的地也可以復制。

而近兩年大火的營地教育、研學旅行等行業,因其極強的教育屬性和旅游屬性,也成為文化與旅游相結合的成功范例。

位于歷史文化名城西安的營地教育機構世紀營家,自成立以來就致力于將傳統文化與營地教育課程相結合。董事長程虹曾表示,世紀營家希望把陜西的傳統文化和非物質文化遺產融入到營地課程里去,借助西安實景實地的體驗,讓古典文化流行起來,讓傳統的中國式獨特美學再次回歸到孩子們的視野里與生活當中。以中國傳統打擊樂器——鼓為例,陜西是中國鑼鼓勝地,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安塞腰鼓、蒲城跑鼓、洛川蹩鼓、蛟龍轉鼓等等,每種鼓都有兩千年以上的歷史,鼓文化具有深厚的人文價值和歷史意義。鼓樂是非常具有視覺沖擊力的美學體現,參與度也非常高,可以讓孩子們在玩的過程中感受一種別樣的時空綿延和厚重的歷史氣息,從而達到教化目的。

總體而言,文化和旅游部的出現對旅游行業來說是一個重大利好。國家機構改革的宗旨是為了進一步深化改革,文化和旅游部的成立也為文旅產業優化發展提供了機構保障。相關產業及延伸產業可以將其列為影響公司發展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