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有一位男子,名叫趙明誠

唔,我賭一塊餅干,你肯定不知道他是誰。


 

但是他夫人的名字你一定聽過,咳咳,只要你接受過大天朝的九年義務教育。

她就是號稱“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號易安居士,婉約詞派代表人物,……(下省三百字)

說到這位女詞人,此處請先容我插播一段痛苦的回憶。


 

回憶殺結束,咱們回歸正題。

李清照喜歡賦詞,尤其是一些“凄凄慘慘戚戚”的詞,經歷過高考的同學應該深有體會。

辣么問題來了,為什么她總是要寫得這么“凄凄慘慘戚戚”呢?

其實,這背后有一個聞者傷心,聽者落淚”的故事。


 

宋徽宗崇寧二年,也就是李清照與趙明誠結婚的第三年,受朝廷黨派之爭牽連,年滿廿歲的李清照被迫與夫君分離。兩地分居,天各一方,加上兩人婚后情深意篤,李清照對自己的明城夫君自然甚為思念

 

萬一碰上個重陽佳節,親朋相聚之時,那思夫情緒更是一發不可收拾。于是便有了我們都曾“經歷”過的填空題:

“_________,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醉花陰》


 

據元伊士珍的《瑯環記》記載,這首詞還流傳著這樣一段故事:“易安以重陽《醉花明》詞函致趙明誠。明誠嘆賞,自愧弗逮,務欲勝之。一切謝客,忌食忘寢者三日夜,得五十闋,雜易安作以示友人陸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三句絕佳’。明誠詰之,答曰:‘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正易安作也。”

這么直白的文言文,我表示不想翻譯咯~


 

嘛,如果你讀懂了,你就會發現!這趙明誠放到今天,那妥妥是活孤生的節奏啊!!!!!(前提是這段記載屬實的話。)


 

不信,腦補一下這樣的場景:女票微信男票說想他了,結果男票回了一句,“你好有文采,我要和你比比!”我想,只有這個表情可以表達女票此刻的心情。


 

辣么問題又來了,有這么一位“活孤生”的夫君,李清照究竟是如何排解她的閨中怨緒呢?答案就在她的詞中:

“有暗香盈袖”——《醉花陰》

“沉香斷續玉爐寒”——《孤雁兒》

“夢斷偏宜瑞腦香”——《鷓鴣天》

“玉爐沉水裊殘煙”——《浣溪沙》

細心的同學應該已經猜到了。


 

那就是——焚香。圍爐焚香,以解相思。這相思愁緒能不能化解就不得而知。

不過,對于焚香之趣,古書上倒是多有論述。從唐宋至今,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素有把焚香、品茗、插花、掛畫作為文人四雅”之說,其中又以焚香為四雅之首。紅袖添香,秉燭夜讀,意在修身,亦在養性。


“焚一支香,讓心有所皈依;揭一頁書,讓靈魂輕裝上路。”

唐馬仕“悟·道”香盒承繼千年香學精神,在生活節奏太快的今天,告訴我們,其實腳步可以放慢一點,心可以安靜下來。


  

一枚檀木書簽    一個純銅的葫蘆香插     數20支地道老山沉香      組成·道”香盒套裝



  

禪意佛手,思悟銅蓮,融入書簽中,傳達出一份高雅人文氣息。

想感受這份文人雅趣,不妨來唐馬仕把“悟·道”香盒帶回家

 

如有需要請咨詢唐馬仕專員:15205817331